web space | free website | Web Hosting | Free Website Submission | shopping cart | php hosting

caf54
首頁 向上 caf49 caf50 caf51 caf52 caf53 caf54

 

中國飛機尋根(之五十四)

我空軍好第六大隊所使用的兩種日本降機

Kawasaki Ki-48 Lily, Nakajimi Ki-84 Hayate

黃孝慈

一九四四年初,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連遭失敗,海上交通線受到威脅,在南洋各地的軍隊有與本土失去聯繫的危險,日本為保持本土與南洋的聯繫及摧毀美軍在中國西南地區的空軍基地,亟需打通自中國東北直到越南的大陸交通線作戰之「一號作戰計畫」(又稱豫湘桂戰役)。我軍在日軍強力的進攻下,除個別重要據點尚能堅守外,全線潰敗,到了當年十二月分,河南、湖南、廣東及廣西等省大部分及貴州省之一部,相繼淪陷,日軍占領平漢鐵路南段、粵漢鐵路北段及湘桂鐵路全線後,打通了大陸交通線,雖獲得預期戰果,個因占領區遼闊,兵源不繼,攻勢已呈強弩之末。一九四五年元月我駐印軍與遠征軍在緬北會師,三月盟軍攻克緬境首府仰光,將與國軍在華南大舉反攻,加上五月盟軍在歐洲戰勝德、義兩國,大批盟軍即將東來支援,美海軍強大兵力已逼近日本本土,敵深知戰爭前途無望,且八月六、九兩日,美空軍兩次原子彈襲擊廣島、長崎,再加之八月八日蘇俄對日宣戰,至此日本深悉最後失敗命運無法挽回,乃於八月十日在東京廣播照會中、美、英、蘇,四國願接受「波茨坦宣言」,向聯合國無條件投降,八月十一日美國務卿貝爾納斯,代表四國答覆日本接受其投降請求。八月十五日,我國民政府行政院外交部正式接獲日本致中、美、英、蘇之投降電文,同日我最高統帥蔣委員長即電南京日軍駐華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大將,指示六項投降原則。岡村接到指示後,於八月二十一日派其副參謀長今井武夫少將一行八人飛抵芷江洽降。八月二十三日空軍第一地區司令孫桐崗隨同今井原機飛赴南京,八月二十七日,我陸軍總司令部副參謀長冷欣少將率同工作人員亦由芷江飛抵南京,先後設立前進指揮所,分別著手辦理日本投降諸事,九月八日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自芷江飛往南京,九月九日上午九時,何總司令代表我最高統帥在南京主持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典禮,空軍第一路司令張廷孟上校代表空軍隨同前往,為空軍受降官,一同簽訂受降條款及督導空軍受降工作。

我空軍受降地區範圍,除我國東北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劃歸為蘇俄受降區外,包含臺灣、澎湖、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及日本侵占我國大陸地區之日本陸、海軍航空隊所有兵員裝備等。在大陸上的日本陸軍航空隊為十三飛行師團,司令部設在南京,師團長為吉田喜八郎中將;在臺灣的為第八飛行師團,司令部駐在臺中,師團長為山本健兒中將。海軍航空隊為駐上海的華中航空隊及駐青島的青島航空隊,這兩個航空隊,歸海軍中國方面艦隊司令長官一福田良三中將指揮。在臺灣的海軍航空隊實力較強,第二十九航空戰隊駐新竹,司令為藤達松次大佐,轄有一三二(駐虎尾),二○五(駐臺中)及七六五航空隊(駐岡山)。此外還有獨立的北臺、南臺航空隊及高雄警備府附屬飛行隊(駐新社),以及第六十一海軍航空工廠(駐員林)。以上各部隊共有飛機三百八十九架,在臺灣的海軍各航空部隊全歸日本海軍高雄警備府司令長官光摩清三中將指揮。另外還接收了江偽空軍及部分駐越南的日本空軍投降。

日本宣布投降後,我空軍按各地情勢需要及敵偽空軍分布情形,將全國劃分為二十三個及越南一個,共二十四個地區,設地區司令部從事受降及接收任務,俟因局勢變化,實際上僅成立了十四個及越南一個地區司令部,計為南京區為第一地區,司令孫桐崗;上海杭州區為第三地區,司令蔣翼輔;漢口區為第四地區,司令沈延世;南昌區為第五地區,司令譚以德;廣州區為第六地區,司令張之珍;衡陽區為第七地區,司令徐燕謀;新鄉區為第八地區司令侯拔崙;濟南區為第九地區,司令郭漢庭;北平區為第十地區,司令郝中和;大原區為第十一地區,司令張抑強;歸綏區為十二地區,司令丁普明;瀋陽區為第十三地區,司令吳禮;臺灣區為第二十二地區,司令張柏壽及越南地區司令部,司令寧明階。

以上各地區共有日本陸、海軍航空隊降機一千七百九十七架,其中僅有少數新銳戰機,其他均為第二線及老舊機型,全部可用的僅有兩百九十一架,待修復約六百二十六架,由於這些飛機分屬陸、海軍兩個體系,其規格標準各異,不能交換互通修護器材,零件欠缺,利用價值不高。經我空軍篩選,擇其性能較佳,數量較多以及立即可用者,於三十四年十月一日組成空軍第六混合大隊,下轄第五轟炸中隊及十八、十九兩個驅逐中隊,裝備陸軍九九式轟炸機、零四式戰鬥機,分駐南京、北平、濟南三處,大隊長王景常,副大隊長金安一,第五中隊長藍寶田,十八中隊長吳國瑞,十九中隊長勞家彥,擔任蘇北、山東及東北各地區之接收及緩靖工作。三十五年七月,因航空委員會改編為空軍總司令部,以及配合國軍整編充實第一線作戰飛機計畫,全部採用美式機種,以致這批日機因來源中斷無法補充,乃予裁撒。另在臺南曾保存日海軍銀河式中型轟炸機十二架備用,直至三十八年我空軍全部撒來臺灣後,始由保管單位空軍第七供應分處報請銷毀。茲將上述日機簡介於后:

一、川崎Ki-48型陸軍九九式雙發動機輕轟炸機:

民國二十六年抗戰伊始,蘇俄援我之圖波列夫SB-2式雙發轟炸機出現我國天空時,曾令日軍大為驚訝,較之當時日本陸軍航空隊所使用之最精銳的九七式戰鬥機,在性能上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軍方指定川崎飛機製造廠研發相等機型,用以取代已趨老舊之九三式雙發動機輕轟炸機。此新機為張臂式中單翼,前三點收放式起落架、單尾舵,其最大特徵為,機身前段粗大含機內彈艙,後段細小,裝用兩具星型氣涼式一千匹馬力發動機,乘員四人,翼展五十七英呎三吋,機長四十一英呎四吋,機高十二英呎五吋,淨重八千九百二十九磅,全重一萬三千三百三十八磅,最大時速兩百九十八英哩,巡航兩百一十七英哩,升限三萬一千一百七十英呎,航程一千兩百三十英哩,彈載六百六十磅,機艙七點七公厘口徑活動式四支,一九三九年原型機試飛,除機尾有震顫現象外餘均通過,繼再製預產機八架,供做改進及服役實驗,這批飛機除加強機身後段結構,使適裝機背及機腹槍座,又增加水平尾翅面積及提高裝置位置,以消除震顫現象,旋即大量投入生產,是為陸軍九九式一型雙發動機輕轟炸機。首批完成於一九四○年七月,換裝部隊為原裝備九八式單發動機輕轟炸機之十六戰隊,完訓成軍後派來我國在山東濟南、山西運城及河南新鄉一帶作戰,部隊長為久米清一中佐,第二個換裝的部隊是九十戰隊,也派來我國在湖北漢口及宜昌地區作戰,部隊長為瀨戶克己中佐,另外裝備此機的第八戰隊進駐緬甸,部隊長為安田中佐。

太平洋戰起,此機轉戰南洋各地,遭遇英美強勢戰機攻擊,缺點立即浮現,因而推出改良之九九式二型機,此型主要換用較大馬力發動機,提高炸彈載量,及換用機上大口徑機槍,並加大航程,又為適做俯衝轟炸用途,在機翼上加裝減速板及在直尾翅前端機背上安裝背鰭,不久因新型戰機賡續出現,此機不敵退為二線。抗戰勝利後,我空軍第九地區司令部在山東濟南接收日軍此型機一批,於當年十月交付我第六混合大隊組成第五轟炸中隊訓練成軍,移駐遼寧省錦州及瀋陽,協助國軍接收東北並清剿察、綏地區共軍,翌年五月第六大隊奉令裁撒,此機隨之廢棄。

 

二、中島Ki-84陸軍零四式(疾風式)戰鬥機

在第二次大戰中,日製單發動機單座戰鬥機中最佳者,非中島廠所製的零四式戰鬥機(又稱疾風式機)莫屬,此機一反日機傳統設計,如犧牲裝甲火力,減輕機重而達輕巧靈活,以纏鬥戰法取勝。此機推出後在使用過程中,除了一些維修上的困難外,在空戰中就任何觀點來看,它與盟國最好的戰鬥機相比絕不遜色。此機於一九四二年初開始設計,一九四三年三月原型機試飛,四個月後第一批實驗服役型機八十三架進入生產。此機為張臂式低單翼,除飛行操縱面為蒙布外,為一全金屬製機,裝用中島Ha-45型星型氣涼一千九百匹馬力發動機,後三點式收放起落架,機頭裝置兩支十二點七公厘口徑機槍;機翼左右各裝一門二十公厘口徑機砲,或四門同型機砲;機內則有保護裝甲、自封油箱等裝備;翼展三十六英呎十吋,機長三十二英呎六吋,機高十一英呎一吋,最大時速三百九十二英哩,巡航兩百七十七英哩,升限三萬四千三百五十英呎,航程一千三百四十七英哩,淨重五千八百六十四磅,全重八千五百七十六磅,外載兩枚兩百五十磅炸彈或四十四加侖油箱兩個。

五個月後,裝備此機的二十二戰隊進駐我國漢口機場,擔任攔截自四川新津機場起飛出擊日本本土之B-29機群,以及牽制在華美空軍之活動,此外在太平洋戰場上亦造成盟機的莫大威脅,尤其在菲律賓雷伊太海戰中,更投入六個中隊的此型機,此役結束後大批日機撒往臺灣及日本,其中五十戰隊在越南換裝此型機,不久撒往臺灣駐地臺南,擔任掩護沖繩戰場上之日本神風特攻隊(即自殺飛機)之空衛任務。當年八月蘇俄對日宣戰,這批飛機奉令經上海撒往日本,旋因戰爭結束,仍留臺灣,同年十一月由我二十二地區司令部接收撥交第六大隊,裝配該大隊所轄之十八、十九兩中隊,並由日方人員訓練我方使用,訓畢飛往大陸參加勘亂,三十五年六月隨六大隊裁撒而停用報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