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space | website hosting | Business Hosting | Free Website Submission | shopping cart | php hosting

caf47
首頁 向上 caf43 caf44 caf45 caf46 caf47 caf48

 

中國飛機尋根(之四十七)

美援B-25米契爾式中型轟炸機(North American B-25 Mitchell

黃孝慈

B-25J

一九二O年代,美國一位有遠見的空軍將領威廉.米契爾上校,以直言不諱的言詞強調,空權在未來戰爭中將凌駕陸、海軍軍力之上;由於此言論不能見容於當時軍方高層,致而遭到軍法審判。後來證明他的論述正確,在他死後恢復名譽追贈准將,並以在二戰中有傑出表現之B-25轟炸機冠以他的名諱,以誌紀念。

北美公司所生產的B-25中型轟炸機,在二次大戰中,性能優越戰績彪炳,堪稱為當時最佳之中型轟炸機,尤以在一九四二年四月,由杜立德中校率隊自航艦上起飛轟炸日本東京之舉震驚全球,使它成為戰爭歷史中的名機。此機共生產九千八百一十二架,除供美國陸、海軍航空隊使用外,也藉租借法案軍援盟國,計蘇俄八百七十架、英國五百六十一架、荷印(今之印尼)兩百四十九架、我國一百三十四架、加拿大一百五十七架、澳洲五十架及巴西二十五架,出戰地區遍及全球各戰場上。

一九三五年,北美飛機製造廠尚是一家小型工廠,專以製造小型教練機為主。一九三六年,該廠廠長金德柏格有感陸航兵團採購取代馬丁B-10轟炸機之波音299型(即B-17空中堡壘式)、及道格拉斯DB-1(即B-18大刀式)兩型機不臻理想,前者因價格昂貴,後者為性能欠佳,為彌補兩者之間差距,特別推出該廠所設計之第一架雙發動機、全金屬XB-21龍式轟炸機,由於製作經驗不足,發動機動力不夠,加之成本過高,雖造價低於B-17機,但仍高於B-18機幾達一倍,因此陸航兵團僅購買一架供作試驗。北美廠並不因此挫折而怯步,進而參加翌(一九三七)年陸航兵團所舉辦的38-385 號輕轟炸兼攻擊機之標準規範而競賽,遂推出該廠所設計的NA-40機參選,與賽者尚有馬丁167型及道格拉斯DB-7型,競賽結果無一中選,但後兩型機均外銷法國成功。未幾法國戰敗,尚未交貨者均由英國承接,原服役法軍者,部分飛往英國參加戴高樂將軍所組之自由法國繼續對抗德軍,另部仍留法國之維琪政府,在盟軍登陸北非時曾起飛抵抗,後來DB-7機由道廠發展成為二戰中著名之美軍A-20掠奪式攻擊機,而北美廠之NA-40型機則演變成為B-25中型轟炸機。

NA-40機特色為高單翼、雙尾舵前三點式起落架、機身狹窄前後縱列式雙座駕駛艙,配以隆起式座艙罩以及多格式機頭鼻艙。其軍械配置分別在機頭、機背及機腹三處,各裝零點三吋口徑活動機槍一支,另在左、右機翼上,各裝同型固定前射機槍兩支,彈載一千兩百磅,機員三人,裝用P&W R-1830-S6C型星型氣涼式一千一百匹馬力發動機兩具,全重一萬九千五百磅,最大時速兩百五十六哩。同年 11月換裝懷特CR-2600-A71型旋風式一千三百五十匹馬力發動機,機背槍位改以活動槍塔取代,全重增為兩萬一千磅,最大時速亦增至兩百八十五哩,此機型號改為NA-40-2,二月飛往懷特機場交付軍方試驗評估,兩周後由楊格.匹慈少校試飛,在一次飛行進場落地時失事墜毀,所幸人安。事後調查失事原因,裁定純係人為操作失誤所致,與飛機本身設計製造無關,並建議北美廠此機之後續發展應改為中型轟炸機,此一建議旋被接受,廠方立派李.阿特渥特及瑞.萊斯兩人負責主持,重新規畫設計並定新機型號為NA-62。此機仍以NA-40機為基礎,並保持原有之構形,但將機身徹底改變,除加寬加大、截面呈方形外,主要將駕駛艙位置降低納入機內改為雙座併排式,原來之高單翼改為中單翼,機頭鼻艙亦按機身形體輪廓修改,軍械部分去除固定翼槍外,其餘保留,彈載兩千四百磅,乘員五人。

B-25J

此時正值二戰爆發,德軍迅即佔領波蘭,其空軍強大之實力表現震驚西方,促使美國急速擴軍,尤以空軍最為優先,並破除往例,舉凡飛機製造業者所推出之概念設計機型符合軍方要求標準時,就可優先獲得製造,通過測試後逕行投產,免除繁複之徵購程序,藉以爭取時效,縮短敵我軍力差距,因此並無XB-25原型機出現。首批二十四架量產型中的第一架B-25機,是在一九四O年七月送往懷特機場作靜力試驗,八月十九日首飛,此機裝用兩具懷特R-2600-9旋風式一千七百匹馬力發動機,全重兩萬七千三百一十磅,最大時速三百二十二哩,翼展六十七呎六吋,機長五十一呎一吋。在試飛期間飛行轉向時,發現有震顫及方位穩定欠佳現象,除將垂直尾舵形狀及面積修改外,並將具有上反角之外段機翼改為平直,使全翼呈鷗形翼狀,如此一來缺點立即消除。機上防衛武器在機頭鼻艙及機身腰部兩側,各裝一支零點三吋口徑活動機槍,機尾則裝一支零點五吋口徑大型活動機槍,另為適應歐洲戰場需要,機上裝備勢必加強,如裝用自封油箱、加裝人員保護裝甲,並加強武器設備等,這批改良型即是B-25A型機,並命名米契爾式中型轟炸機。美軍中第一個裝備此機的是十七轟炸大隊,原駐紐約之麥庫克基地,珍珠港事件後移駐西岸,擔負大平洋沿海偵巡及反潛任務。

B-25H

B-25型機主要不同是在軍械的改革,除保留機頭鼻艙的一支活動機槍外,其他的全部拆除代以「班笛克斯」零點五吋口徑雙槍動力機背槍塔,以及可收放之同式機腹槍塔各一座,分裝在機身中部;機身尾端為一透明尾錐,供觀測員俯臥觀測地面之用,機尾與機背槍塔之間有一照相機艙,當年杜立德中校率隊自海上出擊日本的機群,即是改裝後的B-25B型機。B-25C型機加裝自動駕駛儀及機外掛載彈架,可掛載八枚兩百五十磅炸彈或兩千磅魚雷一枚,用以攻擊船艦,此機之全部攻擊武器約重五千兩百磅,美陸航空軍訂有此型機三百六十三架,荷印亦訂有一百五十架,但因日軍南侵,改由美駐澳空軍第三轟炸大隊接收使用,此外透過租借法案軍援英國及我國各百餘架。B-25型機係北美公司坎薩斯分廠所製共生產兩千兩百九十架,基本上D、C兩型機構造完全相同,微小之差異僅在發動機整流罩的不同,一九四三年一架D型機拆除武裝增加油載,在機頭及中部裝有三具偵察照相機,機型改為F-10偵照機,共改裝十餘架此型機。 

為攻擊大平洋上日軍船艦所發展的B-25G型機,除將機頭轟炸鼻艙改為封閉式外,並在駕駛員座椅下方安裝一門陸軍M-4式七五公釐口徑加農砲,砲長九呎六吋,重九百磅,發射十五磅重砲彈,由航炸員充當填彈手;此砲上方裝有兩支零點五吋口徑固定機槍,用作瞄準測距及壓制地面火力,通常此型機不裝設下槍塔。一九四三年下半年,美陸航空軍派往大平洋及地中海地區作戰,由於人工方式裝彈每次攻擊時機均不超過四發,無法發揮更大效益,為增加對地攻擊火力,特在駕駛艙外機身兩側,各加裝零點五吋口徑固定機槍兩支。同年九月,共約一百七十五架B-25C及D型機,依此標準修改作為對地攻擊型機,在南大平洋之馬紹爾及新不列巔群島地區,展開三十五天連續對日船艦及陸上砲兵陣地施以攻擊,共用去一千兩百五十三發七五公釐口徑砲彈,經此役後攻擊目標逐漸減少,部分此機將砲拆除,另在機頭上再增兩支同型機槍。不久北美廠又推出B-25H型機一千架,此機裝用重量較輕之F-13型同式加農砲,機頭前方及兩側機槍各四支仍然保留,機背槍塔移至駕駛艙後方,機腹機塔拆除並恢復裝置原A型機上之機身中部兩側活動機槍各一支,另在機尾上裝置動力活動式機槍兩支,全機共裝有零點五吋口徑機槍十四支,外加一門七五公釐口徑加農砲,稱為「空中砲艇」不為過也。一九四四年,西南大平洋地區日軍逐漸敗退,其海軍實力大幅減弱,八月間美軍決定在此地區停止使用此型機。

B-25J型機為產量最多之一型,共約生產四千三百一十八架,區分轟炸及攻擊兩型。前者具備機頭轟炸艙,裝有零點五吋口徑固定機槍兩支及活動機槍一支;後者則為封閉式機頭前方裝有並列雙槍固定式機槍四組共八支,翼下掛裝五吋直徑固定尾翅火箭八支,兩型機之軍械裝備與H型機相同,彈載均為四千磅。同型之海軍PBJ-1J型機在翼尖上加裝雷達,作為海面搜索之用,另約六十架B-25機改作高級教練機,稱作AT-244型,後改稱TB-25型機,戰後尚有六百餘架B-25機服役,其中一百一十七架為TB-25K型,四十架為TB-25M型,作為希斯E-1及E-5型射控雷達之飛行教室。B-25機之最後型是由海亞斯飛機公司所改造的九十架TB-25L型及四十七架TB-25N型教練機。

B-25C

民國三十二年,我空軍第一大隊派員赴印度喀拉蚩(今屬巴基斯坦),接受美軍B-25新機訓練,首批為該大隊之第二中隊於十月十五日完訓,第二批是一、四兩中隊亦在同年十二月完訓,接機返國加入中、美混合團,在我國西南一帶地區作戰,並曾參加常德會戰。三十三年元月,第三中隊赴印六月完訓,接收新機留緬作戰迄密支那戰役後始行返國歸建,綜計三十三年全年度,該大隊參加中原、長衡、桂柳等戰役,並出擊長江上、下游及福建、香港海面敵艦,以及平漢、隴海兩鐵路沿線敵軍及其重要據點,全期出動飛機一千一百七十八架次,損失飛機三十架,人員傷亡八十五人。三十四年元月一日至八月十四日(日本投降)止,全大隊參加湘、鄂、豫等地區作戰,以及出擊敵後徐州、包頭、漢口等地,共計九百零二架次。又第二大隊於三十三年五月,派第六、十一及三十等三個中隊赴印轉美受訓,同年十二月,派第九中隊赴印接收B-25型機十二架,返國後進駐雲南昭通,旋即參戰迄八月抗戰勝利,共計出擊一百三十九架次。

F-10型偵察機(摘自中國之翼—國共時期中國軍用飛機)

抗戰勝利後,我B-25機僅存五十架,後接收美軍遺留五十餘架,其中數架係由B-25D型機所改裝之F-10型偵察機,除移交十二中隊使用外,餘皆補充一、二兩大隊。三十五年年中,第二大隊奉令改為空運大隊,並將原轄之九中隊編入第一大隊,因此全軍僅有一個中轟炸大隊,以飛機甚少而任務頻繁、戰場遼闊,各方要求紛至,故將該大隊分駐瀋陽、北平、徐州、西安及漢口等地,雖分割駐防,但使用上從不違背集中機動原則,參加全國各地大小會戰。三十七年一大隊換裝蚊式機,所有B-25機集中交付九中隊繼續作戰,當年剿共戰事逆轉,我軍節節失利,迄至徐蚌會戰後,各地國軍陷入苦戰,原駐徐州的一個分隊撤回南京,另西安及北平的各一個分隊也撤往漢口。自三十八年元月開始,戰局日趨惡化,四月間共軍突破長江,我大陸重要基地先後撤守,空軍因來源補充困難,B-25機僅存十三架,嗣設法自美購回戰機一批,內有B-25機十一架補充使用,繼對共方佔領的交通中心、重要城鎮、工業設施、軍事目標施以轟炸,以及殲截叛艦重慶、長治及黃安號,另則直協陸、海軍作戰。三十九年復擔任定海及海南保衛戰中之主力,迄至韓戰爆發,應美國對華聲明後,我空軍始奉命停止對大陸之攻擊。

(摘自中國之翼—國共時期中國軍用飛機)

四十一年一大隊換裝F-84G型雷霆式噴射戰鬥機,並遷駐臺南,時九中隊仍留臺中成為獨立中隊,翌(四十二)年始併入第八大隊,繼續擔任訓練及拖靶機任務,迄至四十七年始隨PB4Y巡邏轟炸機同時除役,至於服役十二中隊之F-10機則在韓戰停戰後,換裝美軍援我之RF-51及RT-33偵照機成軍後,始退役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