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space | free hosting | Business Hosting Services | Free Website Submission | shopping cart | php hosting

caf35
首頁 向上 caf31 caf32 caf33 caf34 caf35 caf36

 

中國飛機尋根(之三十五)

抗戰中期我空軍所使用的美製霍克75M型戰鬥機 -(Curtiss Hawk 75M

黃孝慈

一九三四年初,雷夫.達蒙繼T.R.懷特出任寇蒂斯飛機及發動機製造公司總裁時,獲悉三月前甫自諾斯羅普飛機製造廠離職的總工程師唐諾萬.R.柏林,由於仰慕柏氏在航空製造業界的聲譽,特以高薪敦聘來廠主持寇廠所計畫的新一代戰機設計及製造工程。

柏氏一九一二年畢業於印地安那州拉發葉城之帕媦琱j學後,即在陸軍麥庫克基地擔任飛機試驗風洞操作員,一九二六年,進入道格拉斯飛機製造廠,參與製造達式偵察機、海軍飛船,以及T2D式魚雷轟炸機之設計工作,一九二九年晉升為製造部門總工程師,未幾離職,轉入諾廠參與發展全金屬張力結構之先進機型,先後推出阿爾發、貝他、伽瑪、戴爾他等著名系列航機,一九三四年在總工程師任內,因理念不合去職,其時正值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未能及時獲得新職,在賦閒三個月後始蒙達廠聘用。

霍克75H型

當年十月,柏氏被派赴水牛城寇廠,開始其為寇廠設計新一代戰鬥機工作,此機為一張臂式低單翼構形,迥異寇廠傳統設計,機身為中剖兩半、半硬殼結構式,在內部機件裝妥後始行結合成為一體,多梁式機翼,液壓致動分離式襟翼,全機除操縱面係蒙布外,餘均為金屬張力蒙皮,平頭鉚釘鉚合,含尾輪全收式起落架,推拉滑動式全封座艙罩,蔚為當時飛機工藝之先進代表作。配裝試驗型之懷特R-1670雙排星型九百匹馬力發動機,原型機型號為霍克75型,一九三五年四月首飛,性能相當良好,一切均按軍方所訂規格設計製作,預計參加一九三五年五月,陸軍在懷特機場所舉辦的新型戰鬥機競標大賽。

當時參賽的廠商有寇蒂斯、西伏斯基及諾斯羅普等三家,但所推出的機型均未準備完妥,因而改為同年八月舉行,那時寇廠之75型機雖已換裝PDW R-1535 胡蜂式發動機,但原有缺失仍未排除難達軍方要求,西廠之SEV IXP機亦陷入同樣狀況,諾廠的3A型機在一次飛行中失事退出,新參賽的強斯渥特廠的V-141型機也無法及時備妥,因此陸軍不得不再將賽期延至次(一九三六)年四月。

競賽結果公佈,聯合廠之PV-2A機及渥特廠之V-141機均被淘汰,寇廠之75型機以些許之差,敗於西廠之SEV IXP型機,後者順利取得七十七架軍方合約,此機之軍方型號為P-35型戰鬥機,而寇廠僅獲得三架試驗機訂單,其軍方型號定為XP-36型,且指定須裝用與P-35機相同之PDW R-1830胡蜂式主型發動機,繼續試驗發展,型號改為YIP-36型,經此改裝後性能立獲改善,並且在一九三七年於懷特機場再次競賽中獲得勝利,此係後話。

宋美齡贈與美空軍顧問陳納德上校之霍克75H型

當霍克75型機敗於西廠的P-35機之時,寇廠財務陷於嚴重挫折,蓋自一九三O年代中期,陸軍即對雙翼戰鬥機失去興趣,寇廠雖推出其第一架XP-31型雨燕式低單翼戰鬥機,但不幸敗於波音廠之 P-26跳豆式戰鬥機,繼之海軍又以格魯曼廠推出之新型雙翼戰機,取代長久以來在海軍服役的寇式飛機,因此寇廠所冀望當前的解決之道,就是開拓外銷市場,是以決定在不違背政府所規定的禁止外銷機的性能,不得與美軍現役飛機相等的政策下,以霍克75型機為基礎,發展輕型簡單、低馬力發動機之同型機以供外銷。

霍克75H型

因此寇廠將第二架75型原型機加以修改,首將起落架改為單柱張臂固定式,外加輪罩,再裝用與霍克III式雙翼戰鬥機所使用相同之八百七十五匹馬力懷特發動機,並在此機上預留裝置武器部位,此機型號定為霍克75H型。一九三七年六月出廠,旋即裝運來華,八月二十五日,在南京作飛行展示,之後由航委會祕書長蔣夫人宋美齡女士以三萬五千美元購下,贈與美空軍顧問陳納德上校,陳氏獲得此機後主美方技術人員在機上加裝武器,計在機頭裝有零點五及零點三吋口徑固定機槍各一支,左、右機翼上亦各安裝零點三吋口徑固定機槍各一支,並邀約陳氏同儕比利、麥克當勞、威廉姆生,以及我國之毛邦初上校、黃泮揚少校等人,習飛此機。據麥氏回憶,渠在上海戰役中,曾駕此機作多次偵察飛行,親怬琣a面部隊擊落第一架日機,以及我機在長江口外轟炸日航艦,上海淪陷後,我十七隊長黃泮揚亦駕此機自京飛滬偵察;又民國二十七年五月七日,我二十五隊長湯蔔生也駕此機前往南京冒敵方砲火達成任務,返後不久,美籍顧問在一次試飛滑行中發生地轉,飛機受傷嚴重不克修復遂而報廢。

霍克75M型

早在75H型機於南京作示範飛行之後兩周,我政府即向寇廠訂購霍克III式及75M型(按係75H型機之量產型)機各三十架,這批飛機在民國二十七年夏季運抵廣州組裝,七月九日,二十五隊在湖南衡陽接收第一架75M型機,迄八月五日始全部接收完畢,因發現這批飛機自美出廠後,未經試飛即逕運來華,又以最大時速低於合同規定標準二十哩,以及機械故障層出不窮等等問題而困擾,寇廠聞悉後,緊急派出一個調查小組來華處理,最後釐清原因,飛機本身完好無缺,所產生一些問題,是以我方人員多未按照程式操作,尤以機械維修人員對本機之機件功能不甚瞭解以及技術水準不足所致。

霍克75M型

霍克75M型

民國二十七年七月九日,我二十五隊在陳納德總顧問指導下進行訓練,同月二十八日完訓,擔任衡陽地區防空警戒;八月十八日,敵機二十七架來襲,我湯蔔生隊長率75M機三架,偕I-152式友機七架升空迎戰,75M機擊落及擊傷敵機各一架,湯隊長陣亡,另兩架75M機迫降,八月二十四日,二十五隊移防廣西柳州;九月十八日,日轟炸機二十四架,在二十二架戰鬥機掩護之下轟炸柳州,炸毀及炸傷我75M機各一架,不久我再移防湖南芷江,與新近換裝75M新機的十六隊,在陳總顧問帶領下聯合訓練;十一月七、八兩日,日機三十六架進襲衡陽及芷江兩地,我二十五隊起機六架,十六隊起機兩架,共同迎敵,此役擊落敵機兩架,擊傷一架,我75M機一架在地面被毀;二十八年元月十一日,二十五隊長劉依鈞率副隊長張慕飛、分隊長張學澄、隊員穆郁文、張耀南,飛送75M機五架至重慶移交十八中隊,返程搭空運機失事全體罹難,以致人員裝備兩缺,該隊乃告撤消。

霍克75A型

早在二十七年十月初,武漢不守,衡陽遂在日機航程之內,空襲頻仍,甫自換裝75M機成軍之十六隊乃移防芷江,俟聯合完訓後,次年初調駐四川宜賓,擔任陪都重慶空防,隊長由楊鴻鼎領軍,同年六月該隊全部飛機及部分人員併入十八隊,八月間該隊正式撤裁。十八隊成立於二十七年十一月,隊長楊一白率隊在宜賓先行自我訓練,次年元月移防雲南昆明繼續訓練,並兼負協防昆明空防,四月間曾參加官校驅逐組長胡莊如所率領的混合機群攔截來襲敵機,五月調返宜賓擔任夜間保衛重慶空防,繼於八月正式移防重慶,十二月參加桂南戰役,翌年元月至五月擔任昆明地區防空警戒及保衛滇越鐵路沿線上六月回渝擔任成渝間防空作戰迄至年底,未幾該隊亦告撤消。所餘飛機於三十年元月移交十一大隊訓練飛行土使用,越年我各作戰部隊陸續赴印接收美援新機,這批75M機則交三大隊留守成都;迄三十一年,仍有少數75M機在服役中,其中至少有兩架提供當時來華美軍人員使用,作為尋覓華中地區適當地點,預作美空軍杜立德中校所率領自美航艦「黃蜂號」上起飛轟炸日本東京之B-25機群返程時緊急降落之場地。

回溯一九三七年起,P-36機已成為美軍之主力戰鬥機,直至一九四一年始為P-40機取代,由於歐洲戰雲密布,早在軍方採用P-36機不久,即允寇廠外銷與P-36機相等之75A型機售予法國、荷蘭、挪威等國,當法國戰敗後,一些尚未交貨及潰逃至英的75A機,統由英國接收並取名「莫霍克」型,除留用少數外餘則贈與南非、印度及葡萄牙,另批由美國裝備巴西、祕魯等國,此外德國所俘獲的75A機,則售予芬蘭對抗蘇俄,至於法國撤至北非的一些,在一九四二年,美軍登陸該地時曾起飛抵抗,荷蘭由於本土淪陷,所購之75A型機改由荷印(今之印尼)政府接收,大平洋戰爭初期,用來對抗日軍之美駐防在夏威夷P-36機,也在事變時升空禦敵。

在南京作飛行展示之霍克75H型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寇廠將一架固定起落架式的75型機改為可收式,裝用懷特 R-1820-G105型一千一百匹馬力發動機,機首裝有零點五及零點三吋口徑固定機槍各一支,另在左、右翼下槍包內,各裝一門丹麥製之麥德生式二十三公釐口徑機砲,翼下可掛十枚三十磅重炸彈,及加裝飛行員保護裝甲鋼板,此機型號為75Q型,軍方型號為XP-36F型,一九三九年二月,連同另外寇式 CW-21輕型戰鬥機一架,運抵雲南壘允中央飛機製造廠組裝,試飛後飛赴成都與我空軍之俄製I-153及 I-16機作戰鬥性能測試,優於俄機,我國隨即訂購五十架,型號為 75-A5型,這批飛機組件運達後,除幾架樣型機完成外,因日機轟炸及日軍迫近壘允,未完成之組件撤往印度境內班加洛省,交印度斯坦飛機製造廠,繼續組裝至少完成六架上交英駐印空軍使用。

寇蒂斯霍克75M型戰鬥機性能諸元:

一、動機:懷特GR-1820-G3型八百七十五匹馬力;

二、翼展三十七呎四吋;

三、機長:二十八呎七吋;

四、機高:九呎四吋;

五、淨重:三千九百七十五磅;

六、全重:五千一百七十二磅;

七、最大時速:兩百八十哩;

八、巡航時速:兩百四十哩;

九、升限;三萬一千八百呎;

十、爬升率:每分鐘兩千三百四十呎;

十一、航程:一千兩百一十哩;

十二、武器:零點五吋口徑固定機槍兩支,或零點三吋口徑固定機槍四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