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space | website hosting | Business Hosting Services | Free Website Submission | shopping cart | php hosting

caf34
首頁 向上 caf31 caf32 caf33 caf34 caf35 caf36

 

中國飛機尋根(之三十四)

叱我國南疆的英製格羅斯特鬥士型戰鬥機-(Gloster Gladiator

黃孝慈

格羅斯特鬥士型戰鬥機(下稱格機)是英國空軍在二次大戰中,所使用的最後一種雙翼戰鬥機,也是格羅斯特飛機製造廠,繼鐵拳式雙翼戰鬥機後又一傑作,設計人H.P.富蘭德先生乃格廠總工程師,二戰開始時,格機與義製飛雅特CR-42型,及蘇俄製之波利卡波夫I-153型,同列為世界上當時最佳的三種雙翼戰鬥機。

格機為一鋼管構架機身鋁質框架桁條整形,除部分金屬包皮外!餘為蒙布包覆!機翼亦為前後兩組鋼管主梁,金屬翼肋接合外敷蒙布,尾組翼翅構造相同,單臂分離式固定起落架及尾輪,機身兩側及左右兩下翼,各裝零點三吋口徑白朗寧式固定機槍一支,為一架機型優美簡潔之等翼展、單翼隔構形的雙翼機,原型機裝用一具五百三十匹馬力之布利斯托水星IV號星型氣涼式發動機。一九三四年九月首飛,最大時速已達兩百三十六哩,兩月後換用六百四十五匹馬力之同型VI號發動機,最大時速已增至兩百四十二哩,此機之最大特徵是在上下左右機翼上,各裝一片液壓致動分離式小型襟翼,因此可在陡峻的大角度下下滑,極適夜間短距降落,廠方型號SS-37型,一九三五年送往英空軍飛機及軍械試驗中心,進行測試評估之後並作改進,計換用八百四十匹馬力之同型IX號發動機,採用全封式座艙罩,以及改善起落架及機尾組,期能突破雙翼機水平飛行最大時速兩百五十哩之目標。

不久格廠為霍克.塞得勒航空集團所合併,在各種資源有利情況奧援下,此一新機改進目標均已達到,在無競爭對手下,順利獲得軍方首批訂單二十三架,旋即投入生產,軍方命名此機為鬥士I型戰鬥機,三個月後第二批訂單一百八十架接踵而至,又為針對北非及中東沙漠地區需要,特別增購二十八架,裝有賀伯遜混合氣自動控制式汽化器,及渥克式防塵濾清器,電力起動機之水星VIII A式發動機,此外還有改良式儀表及救生裝備等,這批飛機事實上即為鬥士II型機之前身。

一九三七年二月,英國首先裝備格機的是第三及第七十二中隊,同年九月再有七個中隊換裝此機,配置本土擔任第」線防務,不久它們又陸續換裝新型的暴風及噴火式單翼戰鬥機,這些汰換下來的格機,除移交本土的後備空軍之外並也派往海外。大戰爆發時兩個中隊的格機,隨英國遠征軍前往法國,另兩個中隊則派往挪威,其他大部分均部署在中東及地中海地區,不列顛保衛戰中,格機首開紀錄,在蘇格蘭上空擊落德軍亨克耳He-111型轟炸機一架,隨後又在挪威冰湖基地起飛抵抗德機,並在芬蘭戰場上重創俄機,最後在馬爾他島以寡敵眾強殲義機,但在這些戰役中所獲得的一些勝利,並非格機性能出眾,而是飛行員之個人強烈戰志及精湛戰技,或係對方亦為舊式戰機所致。

在英空軍接收的兩百五十二架格式I型機中的三十八架,除裝用三葉金屬螺旋槳,加裝捕捉鉤,以及彈射起飛裝置後,一九三八年交由英海軍艦隊航空隊,用以汰換使用已久之霍克.尼姆拿德單座艦戰機,及奧斯帕瑞雙座艦偵機,旋照此標準再行添造六十架,命名海鬥士型,交付海軍使用,此外格機也外銷他國,計有I型機一百四十七架,II型機十八架,包括比利時、中國、愛爾蘭、希臘、拉脫維亞、立陶宛、挪威及瑞典,格機生產至一九四O年,共製造七百四十七架,以南非、埃及兩國使用最久直至大戰末期。

我國在民國二十六年八月,向英國購買格式I型機三十六架,這批我方急需的飛機,為了提早接收,首批二十架在十一月底已運到香港,原計畫這批飛機在啟德機場英空軍基地組裝完成後再移交我國,但港府懍於日本政治壓力下,我方不得不將這批未組裝的飛機,先以火車、再以帆船運往廣州,為了防範日機空襲,民國二十七年元月,將這批飛機移往距天河機場不遠的數處墓園中祕密組裝,完成後利用鄰近道路滑行至機場,立即起飛前往內陸,至日機無法到達之基地,進行交接及訓練;此一任務係由格廠派遣隨機前來的代表兼試飛員毛利司.蘇姆勒先生負責,首批完成組裝之四架,在滑行運送途中失事而報銷,繼之數架不是陷於泥中,就是被我方無經驗的飛行員衝入農田中,幸好飛機傷損不大,經過簡單的修理後,均能飛送到預定之目的地,不久第二批十六架也在二十七年元月到達廣州。

同年二月,我五大隊之二十八及二十九兩中隊,在湖南衡陽接收了三十二架格機,因防範日機空襲移駐桂林二塘,當月九日奉令調派十一架飛赴南昌,由二十八隊隊長陳瑞鈿率領,途經山區天候驟變,陳隊長及分隊長鄒賡續兩機失事跳傘獲救,隊員周靈虛安全迫降。二月二十四日,由敵水上機母艦「能登呂」及「衣笠」號兩艦上,起飛之九四及九五兩式水偵機共十三架,由岩城大尉領隊進襲南雄,我二十九隊隊長黃新瑞率格機十一架起飛迎戰,當場擊落敵機兩架,但我兩機亦遭敵機擊落,隊員陳其偉、楊如桐陣亡!另有四架亦復受傷,是役我機應居優勢,奈以機槍迭生故障,未能發揮威力為憾。二月二十七日,日機六架分自虎門及深圳進襲廣州,我二十八隊副隊長雷炎均率格機五架攔截,在中山大學上空展開激戰,此時另批敵機自深圳方面趕來馳援,我機為防範奇襲迅即脫離,改往三水降落;二月二十八日,敵機四架來襲東圃,我二十九隊隊長黃新瑞單機迎敵,在東圃上空擊傷敵機一架後,敵機遠遁出海。四月十三日,由日航艦「加賀」號起飛之九六艦攻機十八架,在六架九六艦戰機掩護下進襲廣州,我黃新瑞隊長及雷炎均副隊長各率格機九架迎敵,雙方激戰約半小時,日機七架遭我擊落,我方亦損失六架,陣亡計有李煜榮、吳伯鈞及武振華等三員,黃隊長跳傘,受傷迫降為李嘉鴻、黃廣慶兩員,此役中敵九六艦戰機性能遠較我機為優。五月三十一日,敵九四式水偵機九架自安徽宿松飛向湖口,我二十八隊隊長陳瑞鈿率格機五架,自南昌起飛前往攔截,在目標上空遭遇,陳隊長當場擊落敵機一架,墜於湖口北方陳家營,機員三人斃命,周靈虛亦擊落一架,墜於安慶附近殷家匯沙灘上,機員為日方小艇救去,鄧從凱、關燕蓀、范新民亦各駕機驅敵,均有斬獲,雙方交戰三十分鐘,敵機不支帶傷而逃,我機亦因油量不繼安全返防。六月十八日,敵機九架自汕頭經五華向西飛來,我五大隊大隊長黃拌楊率格機九架自韶關起飛攔截,在始興上空發現敵九六式重轟炸機(即九六陸攻)六架,在我機下方兩千呎處,當即展開攻擊,黃大隊長首開命中一架起火燃燒下墜,陳瑞鈿隊長亦擊落一架墜於樂昌、仁化之間,其餘敵機經我合力殲擊,再遭我擊落三架,分別墜落在樂昌童子灣及仁化之間,僅餘的一架向東逃去,此役我機一架遭敵擊落,隊員關燕蓀跳傘,隊員沈木秀受傷迫降,此外黃大隊長、雷副中隊長、鄧從凱等機均受損傷,此役後五大隊所餘格機全部移交三大隊,由三十二中隊接收後,在桂林及南寧兩地就地整訓,此時政府再向英國洽購格機遭拒。

七月十六日,敵機四十餘架襲擊武漢,三十二隊副隊長韋一清率格機五架起飛迎敵,在敵戰鬥機十八架圍攻下,利用格機之小迴旋及低空特性與敵纏鬥,以寡敵眾,我隊員莫更陣亡,倪世同跳傘,是役我亦擊落敵機兩架。八月三日,敵機七十餘架向武漢進犯,我格機十一架會同友機共五十二架起飛迎敵,三十二隊隊長朱家勛率格機四架,馳援與敵機麥戰中的I-16式友機,隊員何覺民擊落敵機一架於草湖坪,另隊由陳瑞鈿率領之七架格機,與敵九六艦戰機隊遭遇,敵眾我寡陷於苦戰,陳機為敵所傷無法脫困,乃決心與敵機相撞同歸於盡,未料相撞結果敵機下墜,陳員緊急跳傘獲救,僚機周靈虛亦因座機中彈跳傘逃生。八月三十日,據報敵轟炸機九架,由閩經贛向湖南郴州進襲,三大隊大隊長吳汝鎏率格機九架,前往攔截未遇乃返南雄,此時正逢自日航艦「加賀」號起飛之九六艦攻機十一架,在九五艦戰機十餘架掩護下,由手島信雄大尉率領進犯南雄,這批飛機在南雄機場投彈後與我機遭遇,發生激烈空戰,九六艦攻機被我擊落三架,及九五艦戰機一架,我機七架亦遭擊落,大隊長吳汝鎏、分隊長馬毓鑫陣亡,中隊長朱嘉勛、分隊長韋鼎烈、楊永章、隊員唐光信、韋善謀等人受傷,至此格機僅剩五架,年底奉令飛赴蘭州整訓,次年八月陳瑞鈿升任副大隊長,率領格機三架,駐守柳州擔任南寧以北防務,迄十二月計作戰七次,其中陳氏擊落敵九七神風式偵察機一架,旋晉升大隊長,十二月二十七日,陳氏率格機三架掩護蘇俄志願隊SB式轟炸機出擊崑崙關,在邕寧上空與敵機十餘架交戰,在以寡敵眾情況下擊落敵機三架後,韋一清陣亡,陳瑞鈿、陳業新重傷,三機皆毀,二十九年春,三大隊移防成都,協負成、渝兩地防務,七月二十四日及十月四日,僅有的一架格機仍伴同友機出戰來犯敵機。

格機性能規範:

一、發動機:布利斯托水星IX A星型氣涼八百四十匹馬力;

二、翼展三十二呎三吋;

三、機長:二十七呎五吋;

四、機高:十呎四吋;

五、淨重:三千四百五十磅;

六、全重:四千七百五十磅;

七、最大時速:兩百五十三哩;

八、巡航時速:兩百一十哩;

九、爬升率:每分鐘兩千三百呎;

十、升限:三萬三千呎;

十一、耐航時間:兩小時;

十二、武裝:零點三吋口徑白朗寧式固定機槍四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