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space | website hosting | Business WebSite Hosting | Free Website Submission | shopping cart | php hosting

caf33
首頁 向上 caf31 caf32 caf33 caf34 caf35 caf36

 

中國飛機尋根(之三十三)

馬當戰役中之德製恆學耳Hs-123型俯衝轟炸機 -(Henschel Hs-123A0

黃孝慈

 

一九三三年,希特勒出任德國總理後,旋即退出國際聯盟,祕密備戰重建三軍,舉凡戰敗條約所禁止者,莫不暗中進行,其中對空軍之發展不遺餘力,當時主管民航的航空部長戈林,原係一次世界大戰時空戰英雄,即令廠商設計戰機,並在航空運動協會掩飾下,訓練軍事飛行員。一九三五年,德國重整軍備後,即對飛機製造技術、研究空軍戰法大力推行,尤對俯衝轟炸戰術最為重視,蓋以其在以後希氏發動侵略閃電戰中,占有重要地位。早在一九三五年,我國向德國採購了亨克爾He-50型偵察轟炸機十二架,時因德國正值擴軍,對俯衝轟炸機需求孔殷,致使這批飛機暫被留用,直至半年後始予歸還,由此可見其重視之一般。在試驗的諸多機型中,以容克斯廠之Ju-87型雙座式,及恆學耳廠之Hs-123型單座式俯衝轟炸機最為傑出,後者是德空軍在二次大戰中所使用的最後一型雙翼機,此機之設計,深受美製寇蒂斯廠之霍克II式戰鬥機之轟炸、戰鬥雙功能影響,一九三六年,西班牙內戰開始時,容機尚在試驗之際,恆機已以優異之性能、傲人之戰績叱於戰場上。

一九三八年十月慕尼黑協定簽訂後,捷克境內蘇臺地區割讓德國,當地危機解除後,德空軍之戰列雙翼機,除保留一個中隊的恆機外,餘均裁撤,編餘之飛機均交修護及後勤單位保管,其中恆機十二架拆卸裝箱,連同備分器材及工具設備,以兩百零一萬八千馬克售予我國。按此一報導,與我國所接收之恆機在時間上頗有落差,緣早在當年春間,我國既已收到同型機十二架,據悉這批飛機係年初來自德空軍IST/162英麥曼大隊,換裝容式Ju-87型機所汰換下來運交我國的。

 

一九三九年二次大戰爆發,恆機復役,成為首批四十架擔任入侵波蘭的先鋒,對敵方之堅固工事、重要目標均施以針點轟炸,並配合裝甲部隊進行掃蕩,獲得重大戰果,尤對敵軍騎兵部隊之攻擊更具奇效,蓋因此機之發動機在每分鐘一千八百轉時,所發出之聲響如同機槍發射一般,是乃造成敵方極大震撼之原因;繼之在西線戰場亦重創聯軍,其表現不輸於同型機中任何機型,一九四一年轉戰東歐及巴爾幹半島各戰場上,尤在空中、地面通信聯絡不佳之地區情況下,恆機以目視偵搜尋覓目標,自由發揮炸射打擊功能,更具成效;一九四二年調往東線在蘇俄境內,由於天候不佳環境惡劣,機場泥濘,一般戰機均無法起飛,適時配合作戰,但恆機僅須拆下起落架輪罩,即可自由起落遂行任務,以致當時德空軍東線指揮官厲希霍芬將軍,曾要求恢復生產恆機以供作戰,但事實上已不可能,蓋恆機早在戰前既已停產。

恆學耳父子公司創於一八四八年,在十九世紀後半期,為世界上生產蒸汽機車的最大工廠之一。二十世紀的第一季,添增汽車工業、重機械設備等產品,我國陸軍在抗戰前,所裝備的德製重砲之拖車即為該廠出品,一九三三年,容廠發生財務危機,恆廠有意接手,惟因條件未曾談妥作罷,同年七月恆廠自設飛機製造廠,聘請恩瑞其.科克博士為總工程師,以及斐迪南.尼古拉斯博士任總設計師,六個月內推出恆式Hs-121輕型戰鬥機及Hs-122陸空協同機,這兩種飛機雖未投入生產,但其品質性能均屬一流,而恆廠此時真正投入航空生產行列的,則是授權生產容克斯Ju-86型及杜尼爾Do-17型兩種轟炸機,及達姆勒.朋馳601暨605兩型發動機,而恆廠本身設計產製為德空軍所採用的第一架戰機,即為恆學耳Hs-123型俯衝轟炸機。

恆機為一單座半翼式俯衝轟炸機,原型機V-1號裝用一具BMW-132 A3型、六百五十匹馬力星型氣涼式發動機,上翼為一金屬雙梁式,前緣至前梁間外部蒙以鋁皮,後部則為蒙布,副翼亦為金屬組架,外覆蒙布,上翼與機身之間,係以一對N型支架相聯,下翼為單梁式全部金屬包皮,裝有落地襟翼,上、下兩翼之間以單片式中間支柱連結,為一無張線單隔式雙翼構形,機身為一橢圓形多組隔框及桁梁組架之金屬蒙皮硬殼式,開敞式駕駛艙主油箱位於發動機防火牆之後方,固定式起落架加裝輪罩,裝在下翼主梁上,機尾除操縱面為蒙布包覆,其他均為金屬組架外覆鋁皮一九三五年五月八日試飛,情況良好,三天後此機監造人烏達特將軍親自作驗證飛行,一切均符要求。

同年夏季,兩架改造型V-2及V-3號機相繼推出,它們除裝用直徑較小的NACA式發動機整流罩外,及改用兩葉式恆速螺旋槳,另在V-3號機之機頭上,加裝兩支七點九二公釐口徑機槍,這兩架連同第一架V-1號機,同被送往瑞其林德國空軍飛機試驗中心,做官方飛行測試,其中兩架在空中作俯衝試驗時解體失事,機毀人亡,經調查發現上翼中段結構變形,翼梁斷裂所致,顯係超G過巨,針對此一缺陷改正,推出V-4號機,經以各種不同高度俯衝試驗,並以八十度衝角拉起,均能順利安全通過,旋即進入小數生產,型號為Hs-123 A0,繼之再改良之A1機,換用八百八十匹馬力之BMW-132DC型發動機,並在下翼加裝小型彈架四具,每具可掛一百一十磅炸彈一枚,此外也在機腹中央裝置大型掛架一處,可掛五百五十磅炸彈一枚,或副油箱一個,此機即恆機之正式生產型,一九三六年裝備德空軍,此機之後續發展型為Hs-123B及Hs-123C兩型,前者裝用九百六十匹馬力BMW-32K型發動機,三葉式恆速螺旋槳,並在座艙後方加裝凸起式裝甲護枕,後者則採用較小馬力之發動機,全封式座艙罩,以及左、右下翼上方各裝一支七點九二公釐口徑機槍,原冀軍方採用,可惜此時雙翼機均被視為過時機種而被拒,但真正之原因,則是容式Ju-87機已發展成功,恆機產量不多,但使用壽期卻長,迄一九四四年始退出戰場。

我國早在民國二十七年春,就接收了十二架恆機,交由南自南京遷來衡陽的第一飛機修理廠組裝,當年五月日軍占領徐州後,企圖攻取武漢,六月又從安徽合肥南下,由蕪湖溯江西進,我空軍為阻止日軍前進,連續出動飛機轟炸長江敵艦及蕪湖、安慶雨機場,除以一、二兩大隊之俄援SB新機擔任主力外,另佐以三、五兩大隊之霍克III式機,以及其他部隊之可塞、小北美等機助戰;另在六月初成立第十五中隊於南曰曰裝備恆機,施以熟諳訓練後即行參戰,六月十八日,敵機來襲南昌,隊長陳蔚文率恆機三架至吉安待命,當落地加油時,機已瀕臨上空,我機隨即緊急起飛迎戰,奈以高度不夠無功而返;二十八日副隊長余平想率恆機五架出擊馬當江面敵艦,由兩千八百公尺降至一千兩百公尺施以轟炸,遭敵艦猛烈射擊,我一五一O及一五一一兩號機均遭擊傷,且在返航時復遭敵機攔截,但均平安歸來;七月初連續三天出擊馬當附近敵艦,及大泊湖內敵方汽艇,雖在我一16戰鬥機掩護下,仍遭敵方砲火反擊以及敵機攔截追逐,受創嚴重但仍奮勇重創敵艦。馬當戰役結束後,八月十五日遷駐梁山,編入驅逐總隊訓練整補;十月十八日,敵機十八架空襲梁山,副隊長余平想率恆機四架,協同友機I-16及霍克III式機升空迎戰,無奈恆機機速過慢無法追擊,恆機原為俯衝轟炸及對地攻擊機種,權充驅逐任務使用,效果不佳乃屬意料之中。

同年十二月恆機四架,交付原屬廣西空軍教導第四隊(轟炸隊)所改編的直屬三十四中隊接收使用,移駐四川遂容,二十八年四月,該隊奉令改為驅逐隊,並派赴蘭州驅逐總隊集訓,恆機四架隨行,以補驅逐教練機之不足,八月該隊修改編制,以人員裝備無從補充,僅保留部隊番號,人員則分別調往各部隊場站服務,恆機封存停用。

 

恆學耳Hs -123A型俯衝轟炸機性能規範:一、翼展(上)三十四呎五吋;二、機長二十八呎四吋;三、機高十呎六呎;四、淨重三千三百零七磅;五、全重四千八百八十四磅;六、最大時速兩百一十一哩;七、巡航時速一百九十六哩;八、升限兩萬九千五百三十呎;九、航程五百三十一哩;十、軍械:七點九二公釐口徑MG-17型機槍兩支、炸彈九百九十二磅;十一、發動機BMW-132DC型九缸星型氣涼式八百八十匹馬力。